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05 - 諦められない想い
(开门声)

国貴[真过分,脸肿成这样!]
遼一郎:国贵少爷....
国貴:好久不见,遼。
遼一郎:有何贵干?
国貴:我是来确认你是否无事的,到这边来...遼。我想看看你的脸。
遼一郎:......
国貴:遼....

国貴:遼,脚被打断了吗?
遼一郎:为什么到这种地方来?
国貴:是来确认的。你没有干杀人这种事吧?你不是会杀人的人!告诉我,我不会害你的。
遼一郎:为什么要问这个?
国貴:我想救你...那天,你和我在一起,你根本不可能杀人!
遼一郎:你能证明吗?因为和我睡在一起,所以我....呃....你做不到,事到如今还是把我忘记的好。
国貴:不要!
遼一郎:我最恨什么,你忘记了吗?
国貴[遼恨的,恐怕是我深信自己能够救赎别人的这种傲慢。但是...即使如此我也,一定要把你救出来!]
遼一郎:国贵少爷....

(脚步声)
狱监:清澗寺中尉,差不多...
国貴:现在就去。
(开门)

国貴:给你添麻烦了,谢谢
狱监:哪里,那么请走好。

浅野:哼!怎么样?
国貴:浅野!拷问是你们的拿手好戏吧?!
浅野:呵哼哼!他那张嘴硬得出名,连特攻都嫉妒呢。我可是避免了他变成尸体哦。
国貴:在严刑拷问下被打死你以为我就不会找你算帐啦?!
浅野:哼!那么,差不多该还我让你们见面的这个人情了吧?在上次那家料理亭如何?
国貴:恩...哪里都好。

国貴[再这样下去,遼会被折磨死。这样没关系吗?不!毫无疑问,我绝对不要他死!无论用多卑鄙的手段,无论做什么我都要救出遼!]


(开门声)
管家:欢迎回来,国贵少爷。
国貴:我回来了,今天伏见叔叔来了吗?
管家:伏见先生的话,和大家一起在偏厅。
国贵:谢谢

国贵[和大家一起?怎么回事?]

(敲门,开门)

和贵:将军!
道贵:好厉害!和贵哥哥!这样就三连胜叔叔啦!
伏见:真是的,运气真背!
和贵:是托叔叔手下留情的福。
MARIKO:呐~道贵哥哥来挑战一下吧?
道贵:不行啦,我不会下象棋。
伏见:那么冬贵,机会难得。你来下一盘怎么样?
冬贵:我就免了吧。比起这个,我们还是回房吧?义康。

国贵:大家,都在啊。
和贵:你回来啦,国贵哥哥。不知道托了谁的福,大家不能自由出门,只好在这里消遣时间。
伏见:和贵。这也不是国贵的错。时间不早了,散场吧。
冬贵:恩....我先回房了。
国贵:非常抱歉,父亲。我借用一下伏见叔叔。
伏见:我?真少见哪....那么,换个地方说话吧

(脚步声,开关门)
国贵:请进。今天我见了议员木岛先生。
伏见:恩?然后呢?
国贵:司机的...成田的儿子您知道吗?
伏见:闹的这么大,我不想知道都不行。
国贵:我本来想请求木岛先生释放他...但是没能顺利成功。但是他说如果是叔叔的话,人面路子广,说不定知道什么方法...
伏见: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
国贵:遼是无罪的。
伏见:你可以证明吗?
国贵:他确实染指了社会运动,但不是会杀人的人。
伏见:你问过他,为什么参加反体制运动吗?
国贵:没有
伏见:不觉得很奇怪吗?与贵族家族的孩子青梅竹马,应该对資本家階級怀有好意才对。
国贵:那倒..也是。
伏见:我认为,即使在资产阶级有亲密朋友,仍然执意持续运动怨恨贵族阶级是因为他对家族中人有私人的厌恶感。
国贵:遼一郎不是那种把私人喜好混入运动的人。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如果遼恨着家人恨着我,我还能救出遼吗?]
伏见:那么,是出于义愤?那样的人,救了他一次,他还会再犯,无论多少次都是枉费。
国贵:.......
伏见:放弃吧。反正单凭你的决心想要动摇我是不可能的。
国贵[或许,他是正确的。但是我能放弃遼吗?能眼睁睁看着遼去死吗?不行!我不要!那种事我做不到!]
国贵:那么,就是说你连一个无罪的人都救赎不了吗?
伏见:呵,什么?
国贵:拜托了。如果你知道其他方法的话,请救救遼一郎!
伏见:他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
国贵:诶?
伏见:甚至能驱使你向讨厌的人低头...
国贵:恩
伏见:你一直都鄙视我和冬贵吧?即使如此,你还向我低头?
国贵:自尊心什么的,早八百年前就扔了。有必要的话,你要我低几百次几千次头都行,只要能救出遼一郎。
伏见:那么,向我证明你已经舍弃了自尊吧。单单低头连动物都做的到。
国贵:你要我怎么样?
伏见:给我下跪看看。
国贵[下跪?!偏偏还是向父亲的情人!]咳..!
伏见:怎么啦?
(跪下)
国贵:求你了。
伏见:好吧,把头抬起来。如今既无证据又没有招认吧?留审也是有期限的,再把他关下去,就算是特攻也没那个权利。保他出来小菜一碟。
国贵:真的吗?
伏见:一边拜托我,一边还怀疑我吗?
国贵:不...
伏见:但是,放出来了。要是本性不改,还是老方一贴。找个借口被抓住小辫子他会再次被关进去。一旦被特攻盯上了,至死都难脱身。而且,犯人还没抓到吧?搞不好以同样的理由再次入狱也说不定。
国贵[的确如此。就算现在释放了他,遼的未来.......必须得找到个更有效的方法让遼从运动中抽手。]
伏见:即使你放弃了自尊心,还是救不了成田遼一郎。
国贵[要家?还是要遼?总有一天必须面对选择,必须抛弃一切。我就无法得到真正想要的东西吗...]
伏见:别再做白日梦了,那样不是更轻松吗?
国贵:我不能这么轻易地放弃一个人的生命。
[能够放弃的,我早就松手了。埋葬这份恋情。]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