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ACK03 - 分かれた道

(敲门声)
国貴:“遼!遼!在家吧?!遼一郎!”
遼一郎:“国貴少爺!”
国貴:“我有话和你说,可以让我进去吗?”
遼一郎:“事到如今,我没什么想和你谈的。我应该告诉过别再到这里来吧。”<这话怎么这么像8点档古装剧啊= =>
国貴:“我有话说!”
遼一郎:“你明知道我们的立场水火不容,如果总是进出我的屋子,连你都会被怀疑成我的同党!”
国貴:“即使那样我也无所谓!”
遼一郎:(叹气)“请进”
(脚步声,拉门声)
遼一郎:“今天的要事是?”
国貴:“周末的会合已经被宪兵知晓,还是取消集会比较好!”
遼一郎:“什么?!”
国貴:“你们要和共产国际远东委员接触吧?我拖熟人了解到了调查情报。”
遼一郎:“做什么蠢事!你到底在想什么作出这样的事?!刺探情报……这种事!你什么都不明白!我,我是何等……”
国貴:“没关系的...如果你是为了情报才接近我的,就尽情地利用好了。我是不知世间辛劳的贵族子弟,对你们来说,只能引发憎恨吧?!”
遼一郎:“憎恨...吗?!”
国貴:“难道不是吗?你...像你这样的人追求社会主义为了劳动运动而奔波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遼一郎:“我憎恨的是...”
国貴:“遼...”
遼一郎:“憎恨的是当今的体制!”
国貴:“所以说,这样大家都轻松,不是很好吗?鲁莽行动只会带来牺牲!”
遼一郎:“改革和牺牲是不可分割的!”
国貴:“别在意气用事了!积尸成堆,你又为了能谁创造理想的国度?!理想是重要!但盲目追求理想却只能让追随你的人推缩!你,应该也明白这点吧......对不起,我说过头了。总之,周末要小心行事,明白了吧?”
遼一郎:“你以为我会轻易相信军人说的话吗?”
国貴:“遼...”
遼一郎:“把你的情报信以为真,结果却在家里被捕也说不定。你以为我会庆幸吗?”
国貴:“那,我替你去会合,要是被镇压的话我顶着就好。这样总该相信.....”
遼一郎:“别胡闹了!你...什么都不明白,从前便如此...为什么不能好好珍惜自己?!为了别

人为了家族牺牲自己根本就无济于事。”
国貴:“遼....”
遼一郎:“你真是个笨蛋!”
(抱住)
国貴:“那....我还能怎么做...”<啊....这句台词说的真是揪心啊,好委屈哪。抱住!>

国貴[甘愿沦为间谍,沦为娼妇,走狗都无所谓!只要能救遼........我不想失去遼。遼...我对遼..大概,是爱着的吧。]

遼一郎:“你是怎么得到情报的?”
国貴:“怎么都行,那种事!”
遼一郎:“用身体吗?”
国貴(惊)
遼一郎(哽咽):“你到底做了什么傻事...国貴少爺....”
国貴:“遼...”
遼一郎:“还记得和我约定吧”<“什么都愿意做”的那个约定>
国貴:“如果...我做的到的话”
遼一郎:“那样的话,我也有条件。你到能做什么事,我来告诉你吧”
国貴:“说吧!只要是我做的到的!”

国貴[这种约定根本毫无意义,我明白的。遼肯定,又会背叛我吧。但是,即使如此我也...]

(压倒)

(拉门声)
国貴[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遼呢?]

遼一郎:“高桥,我说过从这里搬家之前别再来找我了吧?”

国貴[遼...啊?]

高桥:“但是,情况非同小可。大谷....死了。”

国貴[高桥...是运动的同志吗?]

高桥:“脖子被勒住,在多摩川上游被发现的时候,还有呼吸。送到医院后就咽气了。凶手不明。”

遼一郎:“不妙啊...大谷可是组织保管钱财文书的骨干哪。”
高桥:“田中先生和大家都十分不安,现在就过去吧。你不在的话,什么事都做不来。”
遼一郎:“不行,现在有客人在。”
高桥:“女人?!呵...在这种时期你还!”
遼一郎:“别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高桥:“我一直在担心,你这段时间很奇怪。”
遼一郎:“我和往常一样。”
高桥:“总之,明天在老地方碰头,你是我们的支柱啊!成田!”
遼一郎:“明白了”
(拉门,脚步声)

遼一郎:“啊.....国貴少爺...国貴少爺....”
国貴[困扰忧虑的声音,遼...我们两人的道路为什么会相差如此之远,一度分开的道路是不是永远难以汇合了呢?]


TRACK04 - 疑惑


众记者:“喂!回来啦!清澗寺!是国贵!清澗寺中尉!!”
国贵[新闻记者在家门口?总之..我要冷静...]

国贵:“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也就是说,作为红化家族,当局将清澗寺家列为监视对象了”
国贵:“红化家族...是吗?难道你的意思是清澗寺家与共产主义勾结吗?”
记者:“是的”
国贵:“开玩笑也要有个分寸。清澗寺家不但是皇族家亲,而且担负着保卫天皇的义务,难道你认为会沾染上共产主义吗?!”
记者:“那么,您认识成田遼一郎吧?”

国贵[遼一郎?遼发生了什么?不行!脸色一变就糟了...]

记者:今早刚刚因涉嫌杀害大古次郎被押送的成田遼一郎。听说他是家族的佣人...”

国贵[遼杀了人?大谷的名字在那晚听到过,好象是在多摩川上游被发现的尸体...那都是两周前的事了]
记者:“清澗寺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国贵:“诶,确实有一名叫成田的司机。此外我并不清楚”
记者:“那不是很奇怪吗??国贵先生,您可是一家之主啊。”
国贵:“清澗寺家的主人是我父亲冬贵”
记者:“诶?话是这么说....可是.......”
国贵[不行,变了脸色的话,会被记者捉住把柄]

国贵:“要是没别的事,我先失陪了”
(关门)
众记者:“请等一下!话还没说完!清澗寺先生!国贵先生!”

道貴:“你回来啦,哥哥。来的正好。”
国貴:“我回来了,道貴。来的正好是指?”
道貴:“刚刚来电话找您,说是士官学校同期的浅野先生。”
国貴:“知道了。”

国貴:“喂。”
浅野:“清澗寺吗?今天成田被捕了。”
国貴:“刚才从记者那里听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浅野:“正到调查中,详细情况还未知。你先别做多余的事,静候消息吧”
国貴:“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浅野:“不信任我,那也随便你。被烙上叛徒的印记,任人凌辱。你极为重视的家族可能会失去援助哦”
国貴:“嗑....”
浅野:“那个男人的事,我多少想点办法。所以,如果你还不想身败名裂的话就别做蠢事。”
国貴:“明白了,拜托你了”

(挂电话,叹气)

和贵:“哎呀,这可是国贵哥哥”
国貴:(惊)“啊?”
和贵:“现在才回来吗?叹着气,有什么不顺事情?”
国貴:“原来是和贵啊?没什么...说起来,前几天给你介绍的木岛議院分所的工作,你有好好做吗?”
和贵:“诶,暂且哪。别担心。”
国貴:“那就好。诶...你穿着这身衣服,要出去吗?”
和贵:“诶,因为有晚宴”
国貴:“开什么玩笑!看到门口的状况了吧?!你想给守在门口的记者提供口舌吗?!”
和贵:“那也不错啊。”
国貴:“你给我适可而止,和贵!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就不能老实一点吗?!”
和贵:“老实?为什么?”
国貴:“自己擅自的行为会给家族带来怎样的负面影响,一点都没考虑过吗?!你尽管荒唐行事

吧!什么都被你糟蹋了!”
和贵:“哼!糟蹋的是哥哥的心力吧。依您吩咐,我在分所工作得到了不少情报。你还要我做什么?”
国貴:“你就不能停止那些让家族蒙羞的事吗?!”
和贵:“怎么可能?!”
国貴:“和贵...”
和贵:“家庭什么的...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看看父亲,他在乎伦理吗?!”
国貴:“.......”
和贵:“我已经.....无所谓了。所有一切!呵,哥哥你真傻,被家庭紧紧束缚,一生无法自由”

国貴[我曾觉得就算那样也无所谓。忘却幼时的恋情,拼命保护这个家庭。即使如今和遼重逢,我仍然咬紧牙关,可笑地拼命着。唯有我甘愿被这个家庭所拘束所呪縛。然而与次相反,遼却对我必死保护的东西伸出手,想要破坏。我到底....想要什么]

国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和贵:“...哥哥?”
国貴:“好吧。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呀,親的壇子變了*_*,素色的感覺蠻不錯的哦~~
最近在趕一片文的結尾,偶是抽空上來鞭策泥滴,親加油啊,這個寒假快要過去了~~~~

看到神谷桑20號的那片DRAMA了,不過打算等翻譯出來再去抓=v=,反正很快就會有滴,現在抓了也麽時間聽TT
PS:聽了エス繼集的CM,唉,快點出現吧,最近都沒新作可聽。。。。
2006/02/17(Fri) 23:55 | URL  | y_y #-[ 編集]
啊~~有人来鞭策了~~闪~~~
后天开学了呢~~~偶下个星期回来奋斗~笑~

什么文的说?写文。。。好遥远啊~~~|||| (摸摸留下的两个坑)

那个CM偶还米有听~~DRAMA也没有下。。。。ORZ。。。。等今天罪恶的一天过了,晚上好好享受~~~> <
2006/02/18(Sat) 09:15 | URL  | 軽井 #MmJAre9s[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