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来了。北京走不了,只有走上海转。擦汗。

天好蓝,水色的蓝。
云很白,棉花糖一样的白。
阳光很灿烂,灿烂到给人一种生活很美好的错觉。
33岁很温柔,温柔到偶doki。

北京雷雨,等到深夜结果航班还是被取消了。
很无聊的看他电脑里公司的记事,玩DS上枯燥的英语填空。

还看了33岁手机里的照片~他的私人手机居然和偶用过的同一型号,> <.
待机桌面,笑容美好的嫁さん。单眼皮女生,和偶的一个朋友意外的相像。
“很漂亮。”
“谢谢。”

第二天早上等去上海的班机。
说到上海要造迪士尼。我说日本的也没去。
他笑道“彼氏作れ”,然后两个人一起去迪士尼。
我说很难接受和同一个人过一辈子。
他歪着头一脸幸福,不会啊,那是因为你没有碰见好的人。

原来如此。

迪士尼land和迪士尼sea的区别是前者没有beer而后者有。
笑。

上海出奇的热,第一次坐虹桥到杭州的大巴。
车很破,座位很窄。
手臂旁很温暖。
午后烫手的阳关,朦胧的夕阳,绒蓝的暮色,纤细的月牙。
2个半小时特别长,特别长。
我坐的腰疼,然后终于到了杭州。

sayonara
梅雨过了已经7月。夜晚的风依然湿热。
我盘算着什么时候辞职,笑着说:再见。

再见,说起公司便一脸自豪的33岁。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