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擦汗.......終于把DISC1結束了,越翻越郁闷....泪........DISC 2估計還要折磨哪。

昨天重新去听了一遍少年四景,因為在夜夜的BLOG里好象討論的很激烈的様子。也許是太隠晦了,所以没有像《HYBRID CHILD》那様感動到流泪的地歩,但是四景中大家都是寂寞的人,毎一个人。


晩上把《若!!》听掉了,本来是属于那種不知道会堆到什么時候的東西,結果瞄見CAST有斎賀桑~就興冲冲的去听了~~~霸道的帮小姐弥生好可愛~~装嫩的時候又譲人吐血。。怎么办怎么办,最近掉進斎賀さん魅力中了。说起来,弥生和みつき都有3月的意思~~巧合~巧合~~


TO:NANYA
親説的BL偵探團找新血的事~只要写E给PASTEL RADIO就可以了吗?明年3月的LIVE啊。。。。傻笑。。。要是有神谷桑有YUSA有光光就完美了。。。@o@ 偶一定会去写的!!

TO:夜夜
那个BOOKLET收到了~~謝謝哪~~惭愧~~在自家的東西居然没発現> <



salyu-砂

<br /><bgsound src="http://music1.163888.net/214529392/2005/10/31/06/music/32069912204310.mp3" loop="1"> <br />
TRACK09 - 裏切り

上司:“清澗寺,来一下。”
国貴:“是, 什么事?”
上司:“从憲兵那里传来了一份资料。”
国貴:“资料?”
上司:“最近,反体制運動活跃起来,为此做了一张危险分子的名单。”
国貴:“和憲兵合作还真是少见。”
上司:“据说有内应,应该还是有点可信的。说起来,你和憲兵隊浅野少尉是同期毕业的?”
国貴:“是的。”
上司:“那个奇怪的家伙,憲兵的工作好象也蛮对胃口的。据说浅野基本能让所有的人开口。”
国貴:“用拷問...吗?”
上司:“听说大多数还没拷問就已经开了口了,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算了,这是资料。读完了以后传给下一个人看。”
国貴:“我知道了。”
(翻资料)
国貴[恩?!成田遼一郎!不可能!推進社会主義運動的需注意人物....这份名单上,有遼的名字...详细情况...出生地是麻布<*地名>附近,年龄...双亲姓名,生日,学历..全部都是我知道的!甚至连義眼的事都...没错,那个遼确实是以前的成田遼一郎!
但是...遼房间里无产阶级的杂志——“平时不读读这些东西,会变的不用功的。”穿上军服时对我的态度——“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还有,在北辰书店工作的谎言——“我们这儿没有叫成田的。”如果遼在进行社会运动,那为什么还要接近我。一旦明白了我是军人,对于遼来说就只能是个危险的存在。啊!说起来....喜欢戏剧这件事好象也有点蹊跷。他对新上演的剧目浑然不知——“‘一起去看最近上演的戏吧。’‘诶?’‘什么啊,你还不知道吗?浅草贴的到处都是海报哪。’‘...不好意思,最近脑子里都是工作的事。’”只要了解我喜欢看戏这一点,要制造再见面的机会是件很容易的事。一直是正义化身的遼,为了社会运动的同伴,这么点事...遼,是有接近我的必要的。这么想的话,所有的事都说的通了。如那个时候一样,我又被遼...背叛了吗?]

TRACK10 - 密会
(女人嬉笑声,拉门声)
浅野:“你居然会邀请我....我很高兴哪。”
国貴:“想和你私下谈谈,填麻烦了?”
浅野:“怎么可能!所以我这么兴高采烈地接受了。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吧?还真是期待哪,一想到高傲的你要对我屈膝。”
国貴:“我还没那种打算。”
浅野:“呵,别逞强了。开门见山吧。”
国貴:“……”
浅野:“怎么啦?开不了口的事?”
国貴:“也不是...之前从憲兵隊传来了名单,关于反体制运动的。”
浅野:“啊~~是那个啊,然后呢?”
国貴:“似乎有熟人的名字,你知道理由吗?”
浅野:“成田遼一郎吧?”
国貴:“你知道...吗?”
浅野:“这么就投降啦?没趣的家伙哪。来交涉之前至少要整理好手里的牌,只身前来真不符合你的风格啊。”
国貴:“我只是...想来见你一面。”
浅野:“说什么讨好人的话。好吧,我就告诉你我所了解范围内的情况。到底想知道什么?”
国貴:“他,真的参与了那种政治活动?”
浅野:“你以为宪兵是搞错到把名字登上这种名单的蠢货吗?成田那帮人不属于特定的劳动组织,自由的活动着,所以立场非常不好。”
国貴:“立场不好?”
浅野:“他们的目标是给劳动者灌输社会主义思想,建造没有身份,貧富差距的社会。为此结合劳动者想建成大型的组织。光这一点已经够麻烦了,如果他们再和共産主義的人合作的话,就变的更麻烦了。因为这个原因,当局也在急燥中。”
国貴:“能让你记住名字,他是个大人物吗?”
浅野:“与其说成田是运动的头领,还不如说他是参谋。我调查过,他是个聪明的男人。虽然目前还让他自由着,当局看到了危险的苗头近段时间内应该会杀了他吧。”
国貴:“为什么...你明白我要说的是他?”
浅野:“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让清澗寺家愉快的人逃走?万一清澗寺财团被卷进运动,不光是你,陆军的面子都没了。成田这个名字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提上来了 。”
国貴:“要是抓住的话,成田会被处死刑吗?”
浅野:“哼哼哼!”
国貴:“有什么好笑的?!”
浅野:“成田被扭送的时候肯定是他犯了什么罪,从危险分子这点来看死刑也是免不了的。”
国貴(惊)
浅野:“你也先考虑一下再提问题怎么样?就算和你是同窗,也不可能对局外人透露机密吧?冷静一点吧。”
国貴:“不好意思。我是打算冷静的。他是驾驶员的儿子,曾经又是青梅竹马,所以才会在意。要是儿子被捕,双亲会伤心的。”
浅野:“恩~~~~真不愧是为他人着想的人哪。你可别会错意,清澗寺。”
国貴:“什么意思?”
浅野:“我们是军人。特别是你们家,保护天皇是绝对的义务。我们是为了天皇至上的体制而存在的。”
国貴:“那是........”
浅野:“有必要的话,由你来逮捕成田。这是作为军人的职责。捕捉思想犯罪不正是你目标成为有成就的 军人的捷径吗?”
国貴:“我,只是...想救那个男人的命...”
浅野:“哼!既然对成田死心塌地到那个程度就老实的承认吧。本来,对对方来说就是件麻烦事。”
国貴:“什么?”
浅野:“你是清澗寺伯爵第四代后代,清澗寺财团的继承人,甚至还是陆军中尉。无论是从家族来说,从资本家来说,从军人来说,对于劳动者只能是敌人的存在。被你这么样身份的人所救,那个男人会高兴吗?还是说想救成田而放他逃走吗?”
国貴:“诶?”
浅野:“如果你成了我的人,倒是可以给你找条路...”
国貴:“住口!说什么蠢话。”
浅野:“你要是有觉悟的话,随时都可以救成田。”
国貴:“别说了!”
浅野:“还是你没有把握用你的自尊心去控制那个男人?”
国貴:“开什么玩笑!”
浅野:“谁跟你开玩笑!”
(拍桌子,压倒。)
国貴:“放手!”
浅野:“我说我被你迷了吧?”
国貴:“你给我适可而止!”
浅野:“不想救那家伙吗?成为我的人还是拒绝,如果想救成田的话,留给你的路就只有一条。”
(○○XXの声音)
浅野:“你的肌肤很容易留下痕迹哪...好美....”
国貴:“住手!浅野!”
[我可以对这个男人交出身体,为了遼付出这点代价实在是太便宜了。但是,应该还有其他办法,比起在这里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肯定还有...]
“放开我!”
浅野:“清澗寺?”
国貴:“我不想这么做。可能有一天会和你交易,至少我不会用这样的方式!”
浅野:“还是成为我的人比较轻松哦。愚蠢思想深入成田的骨髓,是你能够挽救的吗?”
国貴:“应该可以挽救。”
浅野:“那么喜欢那个男人吗?”
国貴:“……”
浅野:“放弃吧,清澗寺。一旦掉入地狱的人,就只能在地狱中徘徊,不可能得救。”
国貴:“吵死了!”
浅野:“理想就和鴉片一样,带来的只是无法实现的美梦。从梦中醒来以后剩下的惟有痛苦。明白了这一点,你还是要和他一起下地狱吗?”
(跑步声)

TRACK11 - 叶わぬ夢
(雨声,敲门声)

国貴:“遼!遼!!不在吗?....出去了吗”

男人:“那,再见。”
遼一郎:“啊,路上小心。高橋。”
(脚步声)

遼一郎:“啊!国貴少爺!”
国貴:“遼.....”
遼一郎:“发生什么事了?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国貴:“遼!好想见你...”
遼一郎:“总之先进去再说吧,这么淋着可不光感冒这么简单。”
(开门声)
遼一郎:“请进。这样可不行,国貴少爺。不把头发和身子擦干会感冒的!不介意的话我的衬衫....”
国貴:“我有个问题需要你回答。”
遼一郎:“什么问题?”
国貴:“你参与了反体制运动这件事,是真的吗?”
遼一郎:“还是先...泡杯热茶吧。”
国貴:“好了,回答我!”
遼一郎:“答案,想必国貴少爺都已经知道了吧。”
国貴:“为什么!为什么做这样的事....”
遼一郎:“是你告诉我的,我们之间身份的悬殊。对我来说的出发点就一直在这上面。”
国貴:“你都在骗我的吗?”
[如同浅野所说的,我是被憎恨着的吗?他的温柔,亲昵,一起度过的时间...全部都是...不,就算全部是谎言,就算全部都是遼制造的假象,那也没有关系!]
国貴:“趁现在还来的及,别做这种事了。”
遼一郎:“和你没关系吧?”
国貴:“我想救你!”
遼一郎:“我什么时候拜托你来救了?!”
国貴:“明白了,是我自做主张。”
遼一郎:“恕我无法奉陪军官的临时起兴。”
国貴:“这不是临时起兴,我是在求你!”
遼一郎:“你正直又聪明,只可惜太单纯了。像你这样太过优柔的人会被我这种人利用也是当然。”
国貴:“利用了吗?我”
遼一郎:“不,还没有。”
国貴:“告诉我你在骗人。遼”
遼一郎:“呵,为什么....我说过我是个卑鄙的男人。像你那样清廉潔白的人怎么可能明白!”
国貴:“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遼而已。我,一直!一直都喜欢着遼,所以才会恨不来见我的遼...因为除了遼以外,我什么都没有。]

国貴:“你以前引起过宪兵的戒心吧,要是有个什么马上会被关进监狱!现在作为危险人物被提案了!”
遼一郎:“不清廉潔白...看起来好象是事实哪。和情人约会回来又到别人的房里来说教吗?”
国貴:“说什么?!”
[哦....脖子上...刚才浅野留下的...]
国貴:“这是...误会!”
遼一郎:“误会?”
国貴:“不是这样的,遼!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什么都愿意做,真的什么都愿意做,所以!我求你!”
遼一郎:“什么都愿意?那么,我什么都可以做吗?国貴少爺”
国貴:“遼...”
遼一郎:“不会想说那句话是非常时期的临时起兴吧?”
(雷声)
遼一郎:“衣服自己脱的掉吗?”
国貴:“没关系。”
遼一郎:“你在颤抖吧?”
国貴:“没有...这是你期望吧?”
[是的,侮辱作为家族,军人,体制的狗的我是遼的愿望。如浅野所说的....真滑稽,这样必死的维持和遼的关系的自己,到底在遼的视线下暴露了什么?一想到这点就觉得很害怕,但是另一方面,能肌肤相亲又觉得很高兴,这种心情要是被遼知道了,会被嘲笑吧?不!会被鄙视也说不定!即使如此我也喜欢遼,即使被下流的欲望所摆布。我的..在我的身体中流淌着的东西...是的...和父亲相同的东西]

国貴:“啊~~”
遼一郎:“和男人不会是第一次吧?都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国貴:“遼...”
遼一郎:“告诉我,反正能倾诉的也只有我了吧?”
国貴:“遼.....”
遼一郎:“尽情的淫乱吧”
遼一郎:“已经湿了哪,好象意外地很喜欢的样子哪。”
国貴:“不行...求你了,那里...”
遼一郎:“我想看见你被我这么下贱的人卑贱地纠缠。再淫乱一点...”
国貴:“不要...已经...”
遼一郎:“喜欢被男人做这种事,就诚实一点好了。”
国貴:“不是的...”
遼一郎:“呵,明明摆着一副圣洁的面孔,真是下贱。”
遼一郎:”把腿张开,引起我的欲望这点你总做的到吧?”
遼一郎:“都到这个地步了,不必一脸正经的表情...”
国貴:“不行了...别那样...”
遼一郎:“这里...很有感觉吗?”
国貴:“遼!等..一下!”
遼一郎:“国貴少爺....”
国貴:“遼....”
遼一郎:“放松...”
国貴:“你说什么...”
遼一郎:“还是说你喜欢硬来,被撕裂的感觉?”
国貴:“遼....”
遼一郎:“好紧啊....真想不到你早已经了解过男人了。”
遼一郎:“别这么想要的衔地那么紧,稍微松一点...”
国貴:“我不知道....”

国貴:“痛...”
遼一郎:“还不行...求我让你解放吧。”
国貴:“什么?”
遼一郎:“你能说吧?什么都愿意做的话....”
国貴:“谁要说....那种话...”
遼一郎:“不说吗?”
国貴:“不要....住手,遼......”
遼一郎:“快...”
国貴:“遼...遼....”
遼一郎:“不甘心吧?你喜欢这样吗?”
国貴:“不,不...已经....让我解放,遼....”
遼一郎:“国貴少爺...”
国貴:“遼........遼....”
遼一郎:“国貴少爺!”

国貴[如果能用身体留住遼的话没关系。我,我需要遼。]
国貴:“再...给我...”
遼一郎:“国貴少爺...”

国貴[和那天的父亲的是一样吗?我也和父亲一样贪溺在快感中。无疑,我是父亲的儿子。]

(雨声,脚步声)

国貴(苏醒):“遼....”
遼一郎:“身体怎么样?”
国貴:“我没事。遼...为什么对我撒慌在书店工作?”
遼一郎:“是伪名,其实早前在书店做过,在那种地方最适合找新同伴。”
国貴:“那,为什么撒谎?”
遼一郎:“被宪兵盯上了,刚刚辞职。但是这把年纪还没个固定工作你肯定会产生疑问的。既然要利用你还让你起疑这绝对不是上策。”
国貴:“但是,这样的话可以和我约定了吧?从现在运动中抽手。”
遼一郎:“和,约定?我不记得和你约定过,只不过是陪陪你的临时起兴罢了。”
国貴:“恩?!”
遼一郎:“你虽然是我的青梅竹马,但也是阶级家族的资本家,是军人,和我这种参加反体制运动的思想犯人在立场上无论什么上都不一样。这样的两个人可能达成正经的协定吗?
国貴:“骗我了吗?!怎么会!我不相信你会撒谎!”
遼一郎:“你不过想要我过上平凡安定的生活,这只是你的自我满足。如果不能理解的话,要再和我...睡一次吗?我会不会改变,你尝试一下就知道了。”
国貴:“开什么玩笑!!呃!”
遼一郎:“没事吧?国貴少爺?”

国貴[遼,为什么要露出这么痛苦表情,你如愿侮辱了我呀。明明成功地伤害了我,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遼一郎:“你太过于单纯了,要尽量学会处世之道才好啊。

国貴[单纯的是遼,你相信的思想才是虚幻的梦想。]

遼一郎:”无论怎么说,这样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你也吸取教训了吧?”
国貴:“吸取教训什么的!你别想用这种借口来结束。”
遼一郎:“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国貴:“你怎么想和我无关,我还会再来的!直到你改变想法!”
遼一郎:“真是愚蠢的事.....为什么你这么拼命在意这种事?”
国貴:“因为我想这么做。”

国貴[不是的!因为我喜欢你, 这是真正的答案。但是不断践踏遼的心的我,没有表达这份心情的自觉与权利。恐怕遼还隐瞒着什么,如果得到了遼的心那秘密也会明朗吧,这才是永远实现不了的梦。即使如此,即使被人蔑视也好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也好,我一定会保护遼。无论发生什么,绝对!不会让遼死去。]

DISC 1 END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Webpastel
軽井さん、こんにちは!

我想那個ライブ パステル應該是E猫過去就行了吧...軽井さん想好了人物沒有?
我的人物是這樣的:
名前: ANGE NOIR (アンジュノワール) 我知道...名字好土T_T 
役: カイザー森川さまの情報屋 (「シャーロック・ホームズ 」世界のウィギンズみたい)
性格: わがままで悪戯好きな小僧、でも本当は優しい子です (黒い天使なイメージ)。

我也想要光光,遊佐、神谷的組合! 光光可以和神谷來個冰山美人對決(笑), 遊佐就把神谷的冬季パパ喚來吧!其實我覺得INTER/CYBER應該從MOVIC手上把清間寺シリーズ的版權拿過來!!我不想再等MOVIC了T_T.不過我擔心神谷會不會真的來. 他那麼害羞,除了ハチクロ [大概是因為他好喜歡這個作品吧],連正常的イベント他都不太喜歡出席,這種BL的イベント他應該更加沒有望了T_T. 不過我就是喜歡他害羞這一點(爆). 

それでは、失礼しました!!
2006/01/22(Sun) 01:34 | URL  | Nanya #baWviPeQ[ 編集]
原来还要想角色的哪~~~
偶還是再去仔細听一次RADIO,汗...偶可不可以取ぴろし~笑~~
去年YUSA能够出EVENT,偶就已经觉得是奇迹了,光光也出席了~~两人还拥抱了...心~~~
....神谷桑今年的BL作品很多啊~~~而且不少是和森川一起的......虽然真正演对手戏的只有G線上的猫,和月夜、两张还都是伪的,汗~~~~MORIMORI~~去请神谷桑吧~
偶也很喜歓別扭的小受~~恩恩~~~わがままな人大好き!
今すぐ行きます~~~fight~!


謝謝親告诉偶~~~偶做了一个LINK~笑~
2006/01/22(Sun) 15:40 | URL  | 軽井 #MmJAre9s[ 編集]
親,加油啊>0<,偶等着DISC2的翻譯~~

最近心鳥受,发現去年(是去年吧?)的PASTEL LIVE,小鳥也出席暸,當時直接被偶忽略的人= =
至于神谷桑,NANYA親也說暸,他不愛參加活動,所以偶不敢胡思亂想XD(心裏當然是希望他來啦ˋ≥▽≤ˊ)
親們加油!!偶支持妳們:D

PS:那張月夜實在曖昧,完全可以用來做“文章”╮( ̄▽ ̄)╭


2006/01/22(Sun) 19:44 | URL  | y_y #-[ 編集]
DISC2~估计要等等~~~最近在翻一个漫画~~> <
鳥受啊~~偶好象已经過了那个阶段.LOVE SEEKER 2的時候鸟受超级诱惑的~~欲拒還迎呀...
后来刚好出BORDERLINE 那个系列,第2张实在受的太弱,有点郁闷了....偶還是喜欢稍微有点强的,再之后鳥受就越来越~多.....嘆...
神谷さん....好多人说他内向哦,真的吗?偶怎么觉得他很开朗,就是有点怕生的感觉....其实要他参加也真是不太可能哪....
2006/01/22(Sun) 22:48 | URL  | 軽井 #MmJAre9s[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