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颠覆啊颠覆~~~~说实话~听了第5轨~~~竹本的印象已经完全消除了~~~原本以为是清亮的少年声~是只适合独白,伤感和青春的感觉的神谷桑.....(跪地)不过妖艳的也好喜欢~~~> < 而且还是和YUSA的对手戏~~~
生动丰富的神谷桑大好き!
track05 - 男の精を食らう化け物
(开门声,脚步声)
国貴[父亲的卧室里,有人....]
伏見:“恩?哦呀~回来啦,国貴君。工作到这么晚?”
国貴:“诶,晚上好。伏見叔叔也..在协助家父工作吗?”;(一听就知道是讽刺~> <)
伏見(笑):“呵!嘛~就是那么回事。你来的正是时候,让女佣去准备咖啡了,一起喝怎么样?”
国貴:“我就算了吧。”
伏見:“真冷漠哪。乘这个机会,和冬貴谈谈怎么样?”
国貴:“我没什么要和父亲说的。”
伏見:“我们这边可有。事实上,有人来提MARI(最小的妹妹)的亲事...这并非什么坏事,也不能私自就这么回绝吧。所以想和你谈谈。”
国貴:“家里的事和你没关系。MARIKO的亲事就让她自己决定吧。”
伏見:“冷淡哪。不过果然像你的为人哪,这么讨厌我。和貴君和道貴君可是都很亲近我的。我只是作为冬貴的朋友,想和你谈谈而已,怎么样?”
冬貴:“義康。”<鼻血..................!!>
国貴[父亲!穿的什么样子!只披了件女人穿的長襦袢(*注),而且床也乱的可以!
伏見:“冬貴,怎么了?”
冬貴:“因为你好慢啊...”<再次鼻血.........>w< >
伏見:“我正在和国貴商量哪。”
冬貴(笑)
国貴[家父仍然还是那副岁月无痕的美貌。这个人,肯定是吞噬男人精力的怪物。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怎么可能过了40岁还如此年轻妖冶。]
冬貴:“国貴,书读的怎么样啦?”
国貴:“我刚结束工作。”
冬貴:“工作?呵,是吗?陸軍所吗?”
国貴[父亲宛如脱离现世,不是智力有问题也不是笨。是的,只是什么都懒的关心。和名义上的老师--伏見叔叔不分昼夜糜烂过活。不,不只是和伏見叔叔,到底和多少男人在床上....]
国貴:“我有点累,先失陪了。晚安。”
(离开的脚步声)
伏見:“冬貴,穿成这样,会感冒的。还是到房里去比较好。”
冬貴:{摇头,委屈)“所以才出来看你。你不来温暖我,一个人躺着脚好冷,睡不着。”<偶。。偶。。。酥软状。。。>
伏見(笑):“我明白,看来只有放弃咖啡啦。”
(KISS)

(关门声)
国貴(叹气)[离开主屋,有一座了为了父亲而准备狭小的和式屋敷。他曾在这里生活。在那个绝对不允许我们几个孩子靠近的禁断的庭院里。父亲被那个男人.....毛骨悚然的艳丽,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国貴(回神):“不行!想点其他什么....想点更愉快的事!对了,想想遼....”
(躺下)
国貴[昨天是事隔多年的再会,却另人惊讶得聊的起劲,过去的隔阂什么的全部消除了。下次的休息日也约好了也去遼家里看看,但是,我是被市民厌恶的军人,能象以前那样顺利地和遼交往吗...遼对我,就算一点点也好,有把我放在心上吗...]


*注 長襦袢,也叫和服長衬衣,是穿在和服裏面的一层衣服,主要功能是在穿著时保持和服的平整和外形的美观,同时也起到防污的作用。

TRACK06 - 変わらない温かさ
(小孩嬉闹声,拉门声)
遼一郎:“啊!国貴少爺。”
国貴:“是不是太早了?”
遼一郎:“没有这回事!请进。”
(入室)
国貴:“厉害!好多藏书啊!”
遼一郎:“和同僚时不时会开些读书会,这是那个时候留下的。积累着不知不觉就这么多了。”
国貴:“热心读书是好事。啊,连原版書都有!在书店工作,连这种东西都能入手哪。”
遼一郎:“店长在貿易所有门路,船也会运些书来。托他的福,书店洋书充実广受好评。”
国貴:“这么说起来也很厉害哪。诶?这是....
   [<<公布:恨み無き殺人>>,被禁止发行的无产阶级(プロレタリア)小说。还有労働者的雑誌] <原文是:労働者のけの雑誌.估计是关于这一方面的杂志>
国貴(笑):“你还真是个硬派啊.
遼一郎:“平时不读读这些东西,会变的不用功的。不管怎么说,其他都是些娱乐小说吧。”
国貴:“呵呵,是吧。”
遼一郎:“怎么了?”
国貴:“啊,没什么,我也喜欢だいごうさつとうげ。一开始读就停不下来,期待着结局。”<題号札とうげ??寒。。。水平不够,迷茫>
遼一郎:“真是意外哪。”
国貴:“这本书 是第一次见到。”
[遼珍爱的しょうごつ、这本しょうごつ要是留下遼的思考就好了。不,不只这样,还要留下气息,留下指尖的温热,如此一来,就能轻易地填补至今为止的 空白。遼是做着什么一直走到现在的,遼是怎么度过的...虽然没有勇气用自己的语言去征求,还是想知道...]

国貴:“啊,对不起。”
遼一郎:“怎么了?”
国貴:“难得到你家里来玩,不知不觉就...”
遼一郎(笑):“别在意。从前国貴少爺就是一旦入了迷就只在意那些,把我都忘记了吧?”
国貴:“对..不起。我是个无趣的人,所以让你觉得无聊了。”
遼一郎:“无聊?我吗?呵,我并没有觉得无聊啊。那样才好,像国貴少爺的作风,我很开心。(握住国貴的手)就像以前那样。”
国貴:“遼...”
[遼手中的温暖沁入深处..]

遼一郎:“温柔,聪明,又顾家,我所知道国貴少爺绝对不是什么无聊的人。”
国貴:“但是,也不是有作为的人。”
遼一郎:“国貴少爺就是国貴少爺,这样不就好了吗?”
国貴[在遼一郎的温暖中我渐渐地被抚癒,他比那个时候更成熟。然而温暖还是没有改变。]
遼一郎:“我的国貴少爺永远都很美丽,小时侯可是我的自豪啊。”
国貴[“我的国貴少爺”什么的,被这么占有性的叫着,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明白他并没有其他意思。]
遼一郎:“啊,对不起。我太忘形了。”
国貴:“不,不关系。你才是,一点都没有变,我好高兴。”
遼一郎:“国貴少爺...”
国貴:“我还可以再来吗?我家的话,你要进出 也困难...”
遼一郎:“欢迎~ 如果有兴趣的话,要什么喜欢的书,我帮你拿,借你看吧”
国貴:“可以吗?谢谢!”
[小时侯的约定什么的,不记得了都无所谓。只要现在遼在我身边就够了。不再拘泥于过去,不为别的就因为遼,遼就在我身边。]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