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9号晚上翻光了<<日本意向>>(靳飞,邱华栋,祝勇著) 烂到现在才来写BLOG.

"所有尖硬的事物都将在这里消失,比如时间,暴力或者呼喊.有一点想死亡,安详,寂静,唯美,具有销蚀一切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京都可以说一座死城,它并非被时间所毁灭,相反,是他毁灭了时间,时间的利刃在这里变得迟钝,无从下手.最后,时间变成石头,罗列在路上被这座城市里的人踩踏.
在21世纪,我看到了一个旧的发黄的京都.满眼是矮矮的房子,狭窄的小巷,鲜有立交桥,混凝土,玻璃幕墙.小巷的路标一律是木制的,还有各家小屋前的木牌,简洁而内向.不经意间,会经过一座寺庙,在小巷深处寂静无人.到处都在大兴土木,而京都却一点也日新月异,这似乎不符合逻辑.梦境是一个并不新颖的比喻,但是京都却的确给人一种恍惚感,它坚守着古老的美,它的固执里带着一股邪气."

东京 京都和奈良.前者关乎我们一点都不陌生的都市,太容易想象.后者掩映在京都巨大的影子中,虽说是古都,但是看过京都估计也能推断个两三分吧。所以,我要说的是京都.......


关于古都
如果上面那段文字的描写是真实的。那么我想这个岛国的人值得敬佩,恪守着古都的韵味。小心翼翼到唯一的现代化建筑「京都駅」(火车站)的建成也受到了严厉的斥责。“他将永远成为异端”伫立在穿着木屐的京都上。
前段时间无聊到翻《杭州泡泡》。众所周知,杭州乃南宋古都。河坊街人造雕栏牌坊漂这油漆的清香不看也罢。那些个老城区能翻的都翻了,不能翻了也想办法推了重造。唯一一个西湖,估计也就爬到山上能嗅出几丝野生味了。《泡泡》研究了城市格局的问题,嘛,到咱呱呱坠地之前早就被破坏了。最近几纵几横闹的慌,咱家门口那武林广场MD的造了几个月啦?下雨天又溅一身泥!算了~偶8素来忿的~~
上个礼拜HOMESTAY,穷人偶好久没坐出租车,8晓得杭州的交通已经混乱到这个程度- -. 个日本小姑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なんなんだろう、皆なんでそんなに元気。”苦笑,偶在边上默啊...不知道怎么回答。无独有偶,前几天会话老师,大和先生说对杭州的印象,也用了“元気”两个字。前者是典型的年轻人的好奇心与兴奋,后者又是典型的SMILE 日本人。“元気”在偶脑子里又多了一层意思,汗。

关于文物
看游记就是挠心,只得文字,无法置身其中,想象力永远驾临于切身的感官之下。京都多的是寺庙,神宫。三步一寺五步一庙。那么话题自然离不开这古老了宗教建筑。笔者在《平安神宫》后谈到建筑风格。同时期,中日都受到了西欧建筑风格的冲击。西式在两国都颇被崇尚,折中法抑取得了不少拥护者。在民族文化濒临全盘否定的时刻,伊东忠太排除文化侵蚀,设计了纯日本的平安神宫,处于同一情况下的中国却无与其相列的例子。“孙中山先生的陵墓以西风为重,缀以中国意趣之雕饰,便足以体现国人,我民族复兴之始也。”???另外,和平安神宫的构造近到前者有COS后者之嫌的是大明宫。如果把平安神宫当成是对中华文化的变相保留,可以让人感到欣慰吗?
八国联军的时候,伊东带了摄影小组来北京拍故宫。就我个人来说,实在难以想成“文化交流,见学研修”什么的。讽刺的是,故宫太和殿的宝座最后竟然是根据这些照片为依据找回来复原位的。相信以照片为据找回来的肯定不止这一样。
在《文化圣僧》 那章讲述了位居京都五山之列东福寺的开山师祖诞辰800周年的事。没有庆典,因为祖师圆寂遗命,后世只纪念他的中国老师无准师范禅的诞辰。“凡700年往矣,历700年不衰”有情谊可赞。
东福寺边上的《尺吹吧禅碑》引出了另一件憾事。话说“尺八”乃中国古代一乐器,然而如今不用说技艺失传,连这似笛似萧的东西中国也找不到了。可是 日本有。天皇的仓库正仓院有8管,法隆寺有1管。并且做工材质还不赖。
P。S 如“吹禅”一样,实际上只是从吹奏尺八中悟出禅道这么简单的事理。“茶道”也不过是“茶之路,以茶为路”,而非一直以为的中国人意义高深的”道“。要说邻居单纯,也真单纯= =.

话说还有一点可以OX的。
说到京都不可不提“金阁寺”。创立者足利义满在统一日本以后在北山修筑鹿苑别墅。金阁寺便是其中依山临池的三层阁楼改造的。好~废话少说~~OX来了~~~义满不到20岁的时候,在领导幕府实现统一大业的时候,热烈地喜爱上了小他5岁的美少年世阿弥!也就是能乐的创始者之一。他们同席而坐,同器饮食。由于义满的自信与支持,能乐才能到今天这个地步。但要说义满是个出色的艺术评论家,有高超的艺术鉴赏能力,偶持观望态度。(看金阁寺三层风格迥异,贴了金才巧妙地形成了统一感,还在后世留了个奢侈之名) 文章最后,笔者的想象也确实OX,什么“金阁寺里,世阿弥身穿华美织金服装,上绣深浅绿叶与橘黄桐叶,隐喻人间君子与灵鸟凤凰,他垂头挺胸,轻盈娇美....义满身穿红白袍服,持扇端坐....四周静寂,金阁里似乎有些单调的音乐却能无限制地传出很远很远。”........................是半个同人女浸在个种氛围里都要癫狂的,何况偶这种无事意想型。鼻血..........


总结总结~~~恩...啊....不晓得YUSA家在哪里呢...宇都治吗....|||||
等咱有钱了~!一定要去看看哪~!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