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家→Bleu。

    ここは不定期的に更新す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突然觉得和泉先生的台词其实都挺琼瑶的...为什么小千叶和鲇CHAN读起来就这么动情呢??
望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6 - 残された最後の手段

男の子:那我先出去了。
国贵:恩,不好意思。
男の子:没什么。离下场演出还有30分钟,请放松一下。哦,顺便也请看看下次活动的照片吧,挺有趣的。
国贵:谢谢。

(脚步声,关门)

国贵:哎.......他果然不会啊....
[遼被平安释放两周,是伏见叔叔在背后施加了压力吧。]
(开门)

遼一郎:国贵少爷。
国贵:遼!你来啦!
遼一郎:你叫我到这种地方来,有什么事?
国贵:不好意思,我已经没有时间了。长话短说吧。
遼一郎:信我读了,您说这次见面是最后一次了,没错吧?
国贵:恩,但是在这最后我还是想问你,遼一郎,你真的不转变意向吗?
遼一郎:转变?呵,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不是说过了吗?
国贵:无论如何,都不放弃?
遼一郎:恩。
国贵:即使死?
遼一郎:是的。你的理解能力真的不怎么样。
国贵[遼,如此坚定的目光。若我是站在可以于你共同追求理想的立场上,那也罢了。可惜那是天方夜谭。只要我有一天是清澗寺家的長男,一天是参謀本部的中尉,我就....那么,剩下的手段只能是...]
(掏出枪)
遼一郎:你拿出枪,准备怎么样?
国贵:杀了你,然后我自杀。
遼一郎:为什么?
国贵: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以这样的距离射击的话,毫无疑问会当场卒死。是死是活,你自己选择吧。
遼一郎:把我逼到这份上,你难道就没想过我会撒谎?因为怕死而撒下会停止运动的谎言作为权宜之计,这也有可能吧?
国贵:在事态的余热冷却之前,我会安排你待在外国。马上就送你出去。
遼一郎:外国?
国贵:这次能顺利假释,单纯是因为运气好。在仍然找不到真正犯人的情况下,只有你被假释了,被同伴认为与宪兵串通背叛了他们也不希奇吧?
遼一郎:我信任我的同伴。
国贵:领头的叫田中吧?那家伙丝毫没见识过世间险恶。由于被投入狱惊吓过度,假释以来不还在入院吗?事到如今,那种人怎么还会信任你?疑神疑鬼地撑到最后,他迟早会崩溃的。
遼一郎:哎....
国贵:你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争分夺秒。
遼一郎:调查到那么详尽,还真另人佩服啊。但我不能答应你。
国贵:这是后天的船票和护照,另外行李也给你准备的。
遼一郎:真是准备周到啊。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改变我意愿吗?
国贵:这是命令!
(打开枪的保险)
遼一郎:命令?
国贵:你准备投身社会注意运动直到牺牲吗?
遼一郎:为了理想...
国贵:我绝对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
遼一郎:为什么?
国贵:你只要为我拼命就好。怎么能允许你为了无聊的运动而丧命?!你答应过我。
[被遥远的过去所束缚的我,遼会致以嘲笑吗?]
遼一郎:你...还记得吗。
国贵:当然啦。
[遼也还记得啊。]
国贵: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杀死你,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让你活下去。
[没错,为此,我可以变成暴君。遼,只要能救你,无论变成多傲慢的人我也愿意。]
国贵:明白了的话,跟我来。
遼一郎:举着枪强迫他人顺从,真不像是你的作风。
国贵:改变的不只是你,我也变了。后门有车在等着,不想死的话就跟我走。
(举枪)

遼一郎:呵....确实,人说变就变啊。
(脚步声,开门)
(汽笛声)

国贵:接下去你会到神户,然后渡海到上海。在上海隐藏行踪的话,总不会有麻烦了。虽然横滨也有去上海的船,一旦那里安排了关卡,立刻就会被抓吧。
遼一郎:国贵少爷,你准备陪我到什么时候?
国贵:直到目送你乘船远去。
遼一郎:厄...你真是乱来!一旦我失踪,你所做的这些马上就会被爆光。和我一起到达神户的话,再找借口就不管用了!
国贵:没关系的,遼。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只要能救你的命,我什么都不需要。
遼一郎:为了我这种人,你为什么....
国贵:自我满足而已。虽然数量微薄,但我多少准备了些钱。在上海也能勉强过段时间吧。
[其实,真的很想和你一起远走高飞,遼。抛弃所有,去哪里都好。但是遼一直怨恨着我,一起走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吧。不过是梦而已。]
遼一郎:...明白了。我不会再责怪你了,请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
国贵:两个人结伴出远门,这还是第一次吧?
遼一郎:是啊。
国贵:为什么你会去搞运动?能告诉我吗?
遼一郎:因为一个无聊的契机而已。
国贵:不能告诉我吗?
遼一郎:那倒不是。是为了....喜欢的人。
国贵:是吗。
遼一郎:我和他地位太过悬殊,他是我无法无法触摸的人....这让我很不甘心。
国贵:[无法触摸....这么说遼倾心的对象不是那位来访的小姐啦?]
遼一郎:所以,我想要改变,改变这样的阶级社会。
国贵:对不起。
遼一郎:呵。这不是需要你来道歉的事吧。
国贵:现在也...喜欢着那个人吗?
遼一郎:诶。
国贵:[好慕,慕能把遼的心牵动到这个地步的那位女性。]
[好困,明明不是睡觉的时候。遼?在和谁说话?乘务员吗?我不能睡...必须睁开眼睛...必须...]

TRACK 07- たった一つの救い
国贵:算了...
遼一郎:国贵少爷。
国贵: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遼一郎:肚子饿不饿?吃点什么吧?
国贵:是啊,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什么吧。
遼一郎:这种地方你能吃的惯吗?
国贵:和你共同进餐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别这么讲究了。
遼一郎:如果这是最后的话,我想再抱你一次。
国贵:诶?
遼一郎:旅馆之类的,应该挺容易找的吧。如果你让我抱的话....那样的话,别说去外国,我都会答应你的。
国贵:[遼,你分明知道我肯定会答应还这么说...好狡猾...但是,无法拒绝。]
明白了,那么我们找家旅店吧。
遼一郎:开个玩笑而已。先吃饭吧。船明天才发吧。
国贵:是啊,离出发还有一天,趁现在准备一下必需品。
遼一郎:既然这样,我们去哪里走走?
国贵:诶?
遼一郎:难得来神户,顺便观光也不错吧?
国贵:观光?可我们是逃命才...
遼一郎:到了明天便后会无期了。
国贵:也...是啊...
遼一郎:呵,既然决定了就抓紧时间吧。走吧。

国贵:遼,最后想去的地方是这里吗?
遼一郎:诶,是的。
国贵:不愧为神户海港...你看,居然有那么大的货船。我虽然也去过一次横滨,但这里别有风味,也很有意思。遼?呵,遼,那边没什么特别的吧,有什么东西吗?遼?
遼一郎:游戏就到此结束吧。
国贵:什么?
遼一郎:我陪了你一天,足够了吧?
国贵:遼?你说什么...
遼一郎:国贵少爷,我找不到你那么拘泥于我这条命的理由。我是心甘情愿地参加运动的,是生是死都与你无关。
国贵:我不要你死!
遼一郎:我从来就不怕死,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国贵:我不要!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
遼一郎:牺牲你,让我一个人苟活于世——你要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吗?你以为我会原谅自己吗?
国贵:可是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遼一郎: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和我一起走!美国也好欧洲也好,你想去哪里都行!如果你愿意抛弃家族地位抛弃家人,抛弃所有一切的话!
国贵:那样行吗?....你同意做出那样的事吗?
遼一郎:恩?
国贵: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和你一起远走高飞。但是,你讨厌我吧?
遼一郎:国贵少爷,那是....
国贵:我知道你有恋人,也知道这样强迫只会加深你对我的怨恨....可是我已经无法忍耐。只要你活着,或许我们还能有相见的一天,但是失了性命,就没有再见的机会!所以,至少在此刻,你就先把性命交付于我吧,求你了...遼,现在就先逃吧....
遼一郎:为什么!为什么为了我这样的人要做到这个地步?
国贵:我爱你。遼,我爱你,我无法想象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去死,就算赔上这条命。
遼一郎:请别开玩笑...
国贵:我会开这样的玩笑吗?我爱你...如此而已。
遼一郎:这样的话,事到如今我更没有触碰你的权利。
国贵:什么意思?
遼一郎:我是个丑陋卑鄙的小人,别说是接受你的感情,就连爱你的资格都没有。即便是这样的触摸你,便已是多么的罪孽深重...请忘了我吧,那是为你好。
(走进,拥抱)
国贵:不要!
(拍打)
国贵:既然恨我,就干脆彻底利用我好了!为了活命,把我当踏脚石也好,什么都好!你难道不是做好了这样的觉悟才着手运动的吗?!
遼一郎:我怎么可能做的出那样的事?!
(KISS)
遼一郎:你还不明白吗?我为什么一直都避开你。对比任何人都重要的你,我怎么做的出来那种事?!
国贵:诶?
遼一郎:爱上身份悬殊的你是我错了。明知是个错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事到如此,还是如此害怕失去你....
国贵:骗人...
遼一郎:为了我好的话,就实现我的愿望吧。我无法忍受让你只身涉险。我爱你....
国贵:遼....
(KISS)
遼一郎: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人生,无法允许没有你的这个世界的存在。所以...请忘了我。
国贵:既然如此,我们走吧,一起。
(KISS)

浅野:无聊的闹剧就到此为止吧?
国貴:谁?!...啊!
浅野:不会连朋友的声音都记不得了吧?想不到你这么冷淡哪,清澗寺。
国贵:浅野!
浅野:真是的!你还真敢破釜沉舟啊。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遼一郎:浅野大人。
(脚步声)
浅野:报告,辛苦你了。
遼一郎:做出那么任性的事,非常抱歉。
国贵:这是怎么回事?
浅野:这个男人是走狗的走狗,被情迷住了眼出卖了同伴,卑贱下流。
国贵:走狗的走狗?
遼一郎:半途中向浅野大人报告了行踪,我不能和你一起走。
国贵:途中?
[这么说来,在火车上遼的确托人办过什么事...难道那是....]
浅野:托了你们的福,我可是了早上头班快车才到这里的。
国贵:我没问你这个!遼,你是这个男人派来的....间谍吗?
遼一郎:真是如此。
浅野:我早说过手上捏着几张王牌。
国贵:这其中的一张居然是遼....为什么...为什么要做间谍?
浅野:美丽高贵的清澗寺家的长男也真是罪孽深重啊,能让为理想而奋斗的男人堕落到走狗。
国贵:你是说全是我的错?
浅野:成田,反正你为了清澗寺家已经献上了眼睛,那顺便再奉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咯?这家伙还真像条忠犬,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赞美他的忠诚吧,清澗寺。哼!但是成田背叛了我两次,不会再有第三次。
(拿枪)
国贵:厄,手枪?
遼一郎:请不要责怪国贵少爷。
国贵:等一下!浅野!那是作为宪兵的任务吗?
浅野:回到东京上了法庭,这家伙是死罪。现在杀了也一样。
国贵:法庭?为什么?
浅野:领头的田中昨晚交代杀害大谷的凶手就是成田后就自尽了。
国贵:那么在这种地方杀死遼一郎会越加奇怪吧?
浅野:呵...呵呵!我是独身前来此地,不过是私下实行了制裁而已。
国贵:真的是一个人,以私人恩怨来的吗?
浅野:当然了。再怎么说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不能随心所欲地杀人。
国贵:那么,不准动,浅野。<呀!~~~超喜欢这样危险的小千叶~~~~>
(举枪)
浅野:你还真是拿着危险物品哪。
国贵:不好意思,这不是在威胁你,如果你要杀他,我就先杀了你。
浅野:你应该不敢向人开枪吧,清澗寺。你和我不同,而且虽说我独身来到这里,可也不是毫无防备的。
国贵:闭嘴!想试试吗?
浅野:那就让我们试试吧。
遼一郎:国贵少爷!
(枪声)
浅野:呜!清澗寺...你有种!
国贵:(惊惶未定)
浅野:既然如此,你们尽管逃...恩....这世上再不会有你们的安身之处,在有生之年不断地逃命吧,恩...
遼一郎:国贵少爷...
国贵:遼...
遼一郎:这边!
(脚步声)

遼一郎:国贵少爷,没事吧?
国贵:啊...
[我用这双手打伤了人,打了浅野!如此一来再也无法回头了。]
国贵:抱歉,遼。本来还想让你平安逃走的。但现在...就算只有你没有犯下罪,也请快逃吧!好吗?
遼一郎:但是,这样你会有危险!
国贵:没关系!....这样就够了,只要你没事,我的命无所谓。这样的人生,结束了也罢。对我来说,遇见你已是今生唯一的救赎了。
遼一郎:国贵少爷....
国贵:所以...所以,最后再抱我一次。
遼一郎:你真是个笨蛋。
国贵:要说笨蛋的话,你也一样吧。
遼一郎:我也是一样的,我也不想忘记!如果可以的话,想把你的体温铭记于心,肌肤也好心跳也好,把你的所有的一切都....
(KISS)
国贵:[我已经死而无憾了,如果要失去这个男人的话。即使这是最后的吻也无所谓。]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終于出現暸。。。俺等暸兩個月~~

還有兩轨,勝利就在眼前暸!!!
2006/07/04(Tue) 15:33 | URL  | 夜夜 #q74XmSW.[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